65.广告(四)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收了第三个也就是正式的求婚戒指开始, 何修懿便搬到左然家里住了。他也并不觉得这个叫作“同居”, 在他心中,从今往后一直到死, 左然身边就是家了。

    二人早上一同出发去工作室,晚上一同回家, 成天腻在一起,可何修懿并未感到失去自由。

    休息时间左然喜欢看书也喜欢看电影,何修懿都陪他。两个人也会讨论。何修懿通常没左然想的深入,可是左然从来不会嫌弃什么。左然非常清楚,自己与何修懿是不同的两人,经历、性格甚至可说天差地别,他只是很爱他。

    夜半,二人总是接吻、交合,而后相拥而眠。其实何修懿并不是非常习惯床上还有别人, 不过因为“别人”是自己的爱人,他也极力适应。偶尔实在难以入睡, 他就轻轻踢踢左然, 左然便会半闭着眼迷迷糊糊去次卧睡。何修懿一睡不着就喜欢胡乱翻腾、寻找最舒服的姿势, 可是如果身边有人,就不敢翻, 于是更睡不着, 恶性循环。一开始何修懿想自己去次卧, 但他每次轻轻一动, 左然就会立刻睁眼, 按住身边的人自己起床下地,还说“别出去,外面冷”。何修懿每次都又内疚又心疼又感动又甜蜜。他在三十岁前,并没有“入睡难”这个毛病,然而自从母亲去世开始,他就再没有从前睡得安稳了,与左然交往后才慢慢地变好。

    左然入梦之后十分安静。反倒是何修懿自己,不但入睡有点困难,偶尔“品相”还不大好。经常磨牙——据说也是妈妈走后多出来的毛病,还讲过两次梦话。

    左然头回知道在讲梦话的人居然可以对话。那次,何修懿到半夜忽然含糊地道:“我才没有喜欢解小溪呢……”左然听着好笑,心想也不知道修懿梦见什么、听上去好像是回答记者采访,便在一旁搭话:“那喜欢左然吗?”梦里何修懿闭着眼,锁着眉头犹豫半晌,才道:“挺、挺喜欢的……”事后左然十分后悔没录下来。

    ……

    “搬家”事件两周之后,公益广告全国上线。

    杂志、户外、网络,全面铺开——那几个投资人确实有钱。

    何修懿本人采取逃避态度,基本拒绝接收一切评论。对于攻击谩骂,他看得挺淡的,并不像张筱茂是一个玻璃心,但这并不说明他会主动接触。

    但是……事态发展,有点出乎意外。

    可以说是……完全看不明白。

    他……更红了!

    那几张极羞耻的女装婚纱照,一夜之间传遍整个社交网络!

    至于红的理由,更是让何修懿根本不能理解。

    最早那条微博叫作:

    下边有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些人貌似十分关心地问:

    之后,不止“何修懿,婚纱look!”那条原博,又有许多粉丝多的营销账号把图抠去,当作自己发现的原创发,不过,都将标题改了,变成诸如之类让何修懿恨不得能钻进地缝里面的话——他已经快不认识“美”这个字了。

    kathy十分地激动,在微信里狂发:“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不会雷!”何修懿也只好礼貌性地回复:“谢谢。”

    何修懿满脑子问号,茫然地问左然:“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左然问:“怎么了?”

    “我的微博,涨好多粉……”他一开始以为是新浪硬塞了一百万粉给他,还想真他妈能塞啊,后来才发现是自己错怪对方——好像都是真人。

    “因为广告?”

    “嗯。”

    “笨蛋。”

    “喂……”何修懿还是更喜欢自己原本的样儿。虽然被说“妖媚”,但从来没有人真的搞错性别,一看就是男人。此时凭借婚纱照片“走红”,实在令他感到费解。

    “好了,”左然又道,“因为你好看么,别人自然喜欢。”

    “……”何修懿挑着嘴角道,“你也是吗?那如果我丑呢?其丑无比,你还喜不喜欢?”

    本来只是一个打趣类的话题,说“喜欢”就好了,谁知左然却是一愣,半晌之后才回答道:“现在,如果你丑,我一定不在意。我有这个自信。但是当初……如果你丑……我想象不出来,所以,不知道。”

    “好吧好吧。”发现左然十分认真,何修懿也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外貌也是何修懿的一部分,喜欢它也没什么错。”

    “不,”左然说,“这个讨论挺有意思——我忽然之间对下个剧本有了一点想法。”

    “啊?那那个关于‘现代性的隐忧’的呢?”

    “可能要延后吧,算了,先不提它,专心看广告评论吧。”

    “嗯。”

    左然一边说着,一边翻看微博,随手转发了两三条。

    “你……”何修懿很担心,问,“你转发了什么?”

    “自己看。”

    “……”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何修懿深呼吸几口,打开微博,找到“特别关注”一栏,点开“左然”,“……”

    左然竟然,转了那条“他这样子,找得到女朋友么”!!!而且,居然,还配了句:

    何修懿:“!!!”

    而另一条,则是转了“围观还是推倒?”配的词是:

    “你……!!!”何修懿被吓了一跳,“你发什么疯呢?这样随便出柜?!”

    “有男朋友”、“推倒”,这都是什么话?!

    咦,不对。

    何修懿猛然间发现,左然的那两条,并非公开发布,而是选择了“群可见”。何修懿问:“‘群可见’……?‘群里’都有些什么人?”

    “就你跟我。”左然说,“群名称叫‘左何’,刚刚才建立的。”

    “行了行了。”何修懿要晕了,“赶紧删了。万一内部员工无意中发现了,泄露出去,会给咱们俩都带来大麻烦的。”

    “好吧。”左然也没异议,手指一动,删了,而后十分不舍地解散了“左何”。做完这些,他将手机扣着放在了沙发上,忽然问,“修懿……不过,不能随便出柜,那要怎样出柜?”

    “……”何修懿转头。他能看见左然两眼中有吊顶内部光带的光,说,“我想想看。”能接受“同性恋”这层身份的人,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当中多。尤其男性观众里面,祝福者更是寥寥,而且上层态度含糊不清,也没有人敢于冒险。左然想当导演,自己想当演员,恐怕不好贸然公布关系。何况,左然的工作室与星空有对赌,万一受到新闻影响,最后惨败,该怎么办?可是,另一方面,何修懿很清楚,他不可以永远躲在柜子里边——他得出去,外面有桌子、有椅子、有灶台、有床铺,那是他的家,他必须要保护他的家。所以,需要想想看。

    左然也没有催:“嗯。”

    “你也想想看。”

    “好,我也想想看。”其实答案十分明显,就是变得强大,知道可以守护一切。

    “……”何修懿又刷了一下微博,发现广告已经成了cp粉们的素材。有人剪了一条视频,视频里有自己的婚纱图片,还有左然在《万里龙沙》当中背头、西装模样的截图。po主将人仔细“抠”了下来,并把背景换成华丽教堂。何修懿发现,他自己身着第三套婚纱时的侧影出现次数最多,“在教堂中”从左向右凝视。而左然饰演的尹长东也被截出了几张干净、英俊的图,从右向左凝视。二人同框,在教堂里对望,下面配了一堆字幕,就是经典的“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的那一段,仿佛是在结婚。然后视频最后,又免不得搭了《家族》的激情戏。其间有些眼神特写。何修懿不得不惊讶于cp粉的敏感,因为,他们所采用的《万里龙沙》中的眼神特写,都是自己内心最为柔软的瞬间拍的。

    视频下面,转发、评论相较以往更多。

    人数……好像又增多了。

    何修懿忽然间觉得,这些“cp粉”挺有意思——爱他们俩,但与他们俩不相干。在cp粉的世界当中,二人爱得轰轰烈烈,能将自己感动至深,可同时又十分清楚,这与真人毫不相干。如果不是他与左然真是一对,恐怕永远不会踏入那个世界。

    ……

    不管怎么说,认识何修懿的观众又增多了。

    很多观众并不喜欢看电视剧,或者只喜欢日剧韩剧美剧英剧,因此虽然《歧路》收视率比较高,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知道。《万里龙沙》刚刚下映不久,票房过了十五亿的大关,然而进了电影院的,也依然只会是那么一小撮人。几张女装照片,确实在电视剧、电影受众外,又为何修懿积累了一些粉丝——基本全为异性。

    许多趁热打铁的剧组都邀请何修懿去饰演较“妖媚”的角色,各种“第一美男”遍布人物小传,不过全都没有什么意思,就连吴顺之那一关都过不了,少数两个还算凑合,何修懿也提不起来什么兴趣。

    算了,他想:专心等左然的新本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