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广告(二)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快,广告拍摄正式开始。

    《婚纱礼服篇》与其他几篇一样, 每张图片只由一个单人组成, 男女明星不会同时出现在一幅照片中。广告目的只是相互对比, 两个角色之间没有任何联系。男明星那幅叫《婚纱礼服篇·上》, 女明星那幅叫《婚纱礼服篇·下》,其他系列也是都由“上”“下”组成。何修懿拍上午, 女明星拍下午,连见都见不着,更别说同框了。

    何修懿早早地赶到了摄影棚。

    他一出现, 三四个造型师立即迎了上去。

    何修懿本以为会戴假发之类,谁知竟然没有。至少何修懿能轻易感觉出来, 自己还是自己。

    第一套婚纱是抹胸式的。抹胸式的礼服一直都很流行,可谓经久不衰,是女明星出席活动或者参加各种party的常见款式。整件婚纱上身布满高级亮片,流溢出了一种似金若银的光彩。婚纱外面,造型师为何修懿披上了一件黑蓝色的面料光滑的男式长风衣。风衣面料较硬,有大荷叶一般十分不规则的领口以及前襟。造型师将领口、前襟整理了下,上边放松,下边收紧,露出模特精致的肩膀和锁骨, 同时藏起婚纱下-身a字裙摆。婚纱若隐若现,旁人只能瞧见上身范围不大的一块婚纱, 婚纱上的亮片在暗色外套中隐隐闪烁光彩。

    何修懿走进了里间的摄影棚, kathy指着一个老外介绍说:“这是martin, 法国非常有名的时尚摄影师,不是专门拍广告的。”

    何修懿打了个招呼:“嗨。”

    martin示意何修懿站在太阳灯下,低头摆弄数码相机,又指挥灯光师调整各太阳灯,何修懿便安静地等。

    十分钟后,拍摄开始。

    按理说,模特应当知道要摆什么造型。可这次很特殊,是“婚纱照”,何修懿真的不明白该做哪些事情。

    因为kathy事先打过招呼,martin也不恼,和善地指挥道:“把手和手腕全都露出来。”

    “嗯。”下半身的灯光较暗,何修懿的骨节分明,手和手腕明显是男人的,搁在黑蓝色风衣的前面。

    martin又道:“别笑,冷,cold,对。”

    “嗯。”目光不带温度,何修懿抿紧唇。没有人想得到,硬朗的风衣下,是件抹胸婚纱。

    martin一连拍摄了十几张,末了,还赞叹道:“你的肩膀和锁骨太漂亮了。”

    “……”何修懿说,“谢谢。”

    “好了。”martin抬腿踢过去了一个凳子,“脱了风衣,坐凳子上,来张上半身的特写。”

    “……好。”脱了风衣,裸-露的肩有点别扭。怪异感很清楚地告诉何修懿,他此时正身着一件女式婚纱。

    没什么别扭去的,他想:就当上身没穿好了。作为男人,没穿都无所谓,只露肩膀应当更无所谓。

    martin重新打了光,又指挥何修懿:“yi,姿势‘男人’一点。”

    “嗯。”何修懿含起胸,两只手腕搭在两边膝盖上面,侧头望向地面,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极为不耐烦的表情。眉心微皱,双唇微张,眼睛半眯,一边眉毛略向上挑。

    martin声音欢快道:“对了,就是这样!”与传统的抹胸婚纱不同,何修懿的前胸十分平坦,但这反而有了另外一种味道。好像被迫雌伏,却又有着豺狼野心。

    他从侧前方拍了好几张,又从侧后方按下了快门。婚纱的设计为紧身半露背装,露出了何修懿漂亮的蝴蝶骨。束带松松垮垮,而松垮的束带里面,则是一路延伸进了裙摆的光滑的脊柱。从背后看,另有一番光景。

    第二套婚纱,是高贵的宫廷风格。婚纱是宫廷缎布材质,上面挂着古典手绣蕾丝。与第一套截然不同,这套婚纱十分厚实,将人捂得严严实实。婚纱胳膊处是宽大的泡泡袖,一直遮到前臂。腰部紧束,裙子蓬起,臀-部凸起、上扬。

    kathy说:“这是合作企业专门为了广告全手工制作的。一针一线全是真人缝的,没有机器参与,你有福了。”

    何修懿想:这个算什么福……

    十分出乎意料,造型师给何修懿戴了一个面具,就像中世纪的宫廷舞会中的一般。面具十分妖冶,华丽并且诡谲,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何修懿的大半边脸,只露出他一只左眼、鼻梁、嘴唇。

    martin要求,能看见的那只眼睛一定要亮,并且重点拍摄了上半身。

    此时的何修懿,好像来自远古异域,斑驳沧桑而又光亮如新,带着一种嚣张跋扈、攻城略地的高贵感。蓬裙、面具,代表一种狂欢,也曾经是一个庞大帝国的墓志铭,似能令人沉溺其中。

    完全不显违和。

    martin一连拍摄了几十张。不是因为没有拍到好的,而是因为总能有新想法。

    而第三套婚纱,是黑色的,还是高领。上半身很朴素,像件黑色长袖毛衣,下半身的裙子却有大蝴蝶结以及层层裙摆。martin拍了几十张都不满意,最后让何修懿侧站,抬头向光,轻闭双眼,拍了一张黑白照片,突出了何修懿那突起的喉结和平坦的胸部。上半身很硬朗,在大蝴蝶结以及层层裙摆中平静、淡然,有一种既矛盾又统一的美感。

    拍完之后,martin看着片子,十分满意,又说:“上身脱了,一手抓住裙摆,遮在自己身前。注意动作要‘硬’,不要扭捏造作。”

    此时何修懿已完全进入状态,知道kathy和martin想要什么感觉了——第一套冷漠,第二套妖艳,第三套淡然。他随手扯起裙摆,完全不显虚假。

    第四套婚纱,还是黑色的,有蕾丝、有羽毛,极为华丽。但是,造型师为何修懿搭了一些正红色肩饰,还为他戴了个红色花朵头饰。于是,他又化身暗夜中的“新娘”,像与魔鬼有个婚约。他从魑魅魍魉的森林走出,迈入浮光掠影的都市,接受战战兢兢而又无法抗拒的人们的追寻。

    最后一套,恢复白色。裙子前摆很短,刚刚过胯,露出了何修懿修长笔直但是明显属于男人的腿,有种特殊的性感。

    整整三个小时,五套衣服拍完。

    martin又叫造型师为何修懿补妆,然后喊来kathy,将几种头纱、面纱递给了何修懿。

    他说:“再拍几张面部特写。”

    何修懿:“……嗯。”

    黑色-网纱扣上,何修懿在martin要求下,表情恢复冷漠。网纱之下,何修懿表现得十分无法亲近,有一种神秘感,似乎一层网纱便将他整个人都封锁在内了。

    白色面纱也是。何修懿的眼神锐利、冷淡,虽在新娘白色面纱之内,却如烟雾一不可捉摸。

    martin在他身边“咔嚓”“咔嚓”地拍,何修懿很听话,并没怎么抗拒。

    在他心里,比起穿穿脱脱,拍摄这件事情要容易得多了。他简直是无法想象,婚纱穿脱起来竟然这么麻烦。又是拉链,又是束带,又是整理抹胸,又是整理拖尾。

    搞得他十一点就饿了。

    彻底收工之后,kathy走到何修懿面前:“谢谢老师,真是辛苦您了。”

    “没事,这应该的。”

    “那么,样片出来之后,我会发送到您邮箱。”一般来说,不管是电视广告还是平面广告还是别的什么,客户都会事先将广告的样片交给明星过目,征求同意。

    “……好。”其实何修懿不想看。他觉得十有八-九会比较雷,成为自己的黑历史,众人每次提起都会讥讽一番。作为男人,看自己“婚纱照”,实在过于羞耻。可是,为了把关,他又不能不看。他有预感,这将会是一段较痛苦的回忆。

    “对了,”kathy又说,“还有件事,请等一下。”

    何修懿:“???”

    五分钟后,kathy与另外几个人怀抱着五套各类型的婚纱,走到何修懿的面前,说:“老师,那个,这些都送您了。”

    何修懿:“……?”婚纱?

    “广告拍摄中的服装,我们都会当作‘礼品’送给代言人的。这次明星都是自发参与广告拍摄,没有拿到任何酬劳,我们也很过意不去,所以,这些定制服装就送给你们吧。”

    何修懿低头瞅了瞅:“可我要它……也没用啊?”

    婚纱什么的,除了这一次,再也不会穿了。

    他想不出任何需要身穿婚纱的场合。

    同时,这些婚纱都是根据何修懿的身高体重定的,而何修懿一米七八,他周围也没有女性朋友可以接收。

    而且它们都这么大……每件都有好大一团,他扛都扛不下去。还得叫上kathy她们帮忙塞进车里,等到了出租屋再和助理一件一件……等等,他“家”好像没地方放。

    因《家族》而成名之后,何修懿又换了一个房子。那个房子面积也不太大,两室一厅而已,只是小区高档,安保十分到位,待着放心。何修懿自己住,觉得租太大的房子也没有用——收拾起来费心,空间也用不上,纯粹花钱挨累。他就只有一个衣柜,还真想不出来哪里能塞婚纱。

    kathy却坚持道:“留个纪念也好!我们拿着更没用了!它们很快就会被扔了的!”这些定制婚纱质量极好,kathy还真有点舍不得扔。

    “那……好吧。”何修懿接受了。

    他想,等下去左然家,都扔在那边吧。左然家地方大,许多地方空着,不愁。当年左然买了自己理想中的户型,然后自己设计,大开大阖,按照喜好装修,将那房子整个变了一个样子,更宽敞了。

    就这么着,何修懿叫助理直接开到左然家里,伸出食指验证指纹,门“咔”地一声开了,他便走进左然家里的衣帽间,随手拉开一个柜子,将婚纱“哗”地下丢到最下一层,甚至没有仔细挂好——挂好,是为防止衣服变皱,可是这些婚纱永远不会再有出场机会,因此随便扔扔也就可以了吧。

    ……

    广告样片出的很快。

    kathy发的邮件下边还带着一句话:“您会让女孩子们感到很嫉妒的。”

    “……”何修懿在左然客厅坐着,故作平静地打开附件。

    然而,一打开那几张样片,便震惊了。

    照片竟然……非常美丽。

    他好像是电影当中的查尔斯·德昂或者,埃拉伽巴路斯,男性与女性的特质融为一身。

    何修懿沉默着,一张一张翻阅。

    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面。

    在martin相机下,他的那点“妖媚”被发挥到极致,宛如是带着毒,会令人渴望最为污-秽的缠绵。

    他沉默了。

    左然见何修懿突然间不讲话,问:“怎么了?”

    何修懿说:“公益广告样本刚出来了。”

    “不满意吗?”

    “没有,还行。”

    “我能看么?”

    “当然。”

    何修懿将电脑放在左然膝上。左然一张一张翻阅,每张……都盯好久。他的目光,从何修懿脸上滑动到婚纱上,看着自己爱人被包裹在单纯的白色或者神秘的黑色的婚纱中,觉得对方好像正在走近自己,并请自己与他从此结为百岁之好。

    左然喉头上下滑动了下。

    “左然?”

    左然问:“衣服呢?”他的语气从容不迫、晏然自若,但何修懿却听出了一丝波动。

    何修懿说:“你家衣帽间的衣柜里面。”

    “穿上。”

    “穿上?”何修懿懵了,“干什么?”

    左然呼吸终于彻底变得急促:“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