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家族》(二十三)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十月,何修懿前往宁夏拍摄两年来的第四部电影——这次他要担纲男二, 据说年末才能离组。此前, 《家族》杀青之后,沈珩帮他拿到两个男三角色, 出场不多, 然而设定十分讨喜, 即将在年末贺岁期间与观众见面。也就是说, 由于《家族》无法在各省份公映, 何修懿在《家族》剪辑期内所担任的两个男三角色, 将是他复出后在大屏幕中的首次亮相,其次, 就是宁夏的这部了。

    对于演技,何修懿有信心。他预感到自己到了明年应当会有不少邀约, 然而……他已经被左影帝预定了。再之后该如何发展,也得与工作室探讨。

    将整个人“卖”给左然这个角色,何修懿其实有一些难以理解。最开始,左然说“那六年中, 我总在梦想着, 有朝一日, 可以与你对戏”还有“在之前的六年当中,我在脑海当中想了很多故事,适合我们两人演出来的故事。编剧、导演、制片, 我都想自己来”那时, 何修懿觉得自己本能地无法拒绝。他甚至能想象得到, 左然如何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故事。左然将金狮奖男一塞进他的手中,无以为报,也只能在对方表示“希望你能参演”时点了头。后来……也不知怎么了……理性上讲,何修懿不应该一签多年,而是随时准备抽身,在确认自己真的无法接受对方情意后再也不与对方纠缠。只是那天,气氛似乎有点失控。左然突然表示,工作室的建立已经整整筹备一年,与“星空”的利益分配交涉完毕,他想将头脑中那些故事全部都讲出来。当时,何修懿凝睇着眼中似乎有亮光的左然,一阵酸酸甜甜忽然涌上喉头,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况且,左然还与“星空”签了对赌协议,何修懿感到无法一走了之,毕竟一切起因全是自己。

    何修懿知道自己对左然有着好感,而且越来越不受控。他表面上无欲无求,然而自打母亲去世之后,他便是孤单的。他的世界本就是由玻璃构成,看起来是严丝合缝,可是只要有个裂痕,整个世界都会“哗啦啦”地倾覆坍塌。只是左然用情太深,他无法轻易地接受。他的理性总在作祟,拉扯着他,不断杀戮他的冲动。

    何修懿并不知道怎样才算是爱一个人,可是,至少,应有一辈子在一起的坚定的决心。

    ……

    在新剧组,每天拍摄还算顺利,只是,每每在与女二对戏,何修懿会想起拍摄《家族》时灵魂共振的战栗。

    至于晚上,思念更甚。

    当然,这也是由于对方常常“撩拨”他。

    比如,十月入组当天,何修懿收工后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还附带了一张自拍。照片上面,他比着剪刀手,微微笑着,搭配的文字是:其实,他是发给新戏剧组的人看的——自己入组,总得表示一下开心,算是一种“职场智慧”。结果当天晚上,他便在左然朋友圈里看见一张画!画的就是自己那条状态!完全还原了当时的样子!纸张的右下角,还嫌不够似的签了个名:何修懿大窘,生怕李朝隐、周麟、解小溪、游于诗他们看出端倪,抱着手机紧张了半个来小时,一个评论都没看见,这才想起发状态时可以分组,选择显示给“指定好友”就行了。何修懿盯着画,吭哧吭哧地瞅了好一阵,最后才伸出手,面红耳赤地退出朋友圈,心想,自从被自己发现速写本,左然还真是毫不避讳了。

    到了睡前,何修懿忍不住又翻出那幅图,偷偷地看,在脑海中想象鼻尖勾勒自己眉眼时的样子。看着看着,何修懿猛地发现,自己当时竟不小心点了个赞!他被吓得魂飞魄散,急急忙忙地将“赞”给取消掉了,同时在心里边念叨:左然千万千万不要误会什么。

    再比如,十一月,李朝隐在朋友圈中发了一条“家族”在港延期上映的坏消息。何修懿看见那条消息下,解小溪率先发了一个颜文字:,表示流泪、哭泣。紧接着,剧组众演员纷纷跟着,乍一看去一大排人都在悲伤。于是,何修懿便也在最后发了个,随手复制粘贴,与众人保持一致。

    五分钟后,何修懿发现自己收到了一挑回复,点开一看——是左影帝。左然只回了何修懿一个人,用的同样是颜文字:。何修懿以为,左影帝也是想要打出,结果却是多了个“}”,打错,剧组其他人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五秒钟后,左然单敲了他:

    何修懿还是:

    左然又发:

    完全看不懂啊……

    说完,又道,

    何修懿捧着手机,盯着几条消息瞅了半天,突然间便反应过来了。

    那是两个小人! 右边的是自己,完全复制了那个“┳_┳”表情,左边的是左然,正在亲吻自己面颊!(c /-}就像一个人的侧面,c是耳朵,-是眼睛——还真像一贯面瘫的左然,}是侧脸轮廓,凸起的小尖尖……是鼻子或嘴巴。两个表情之间毫无距离,说明……真的……亲上了吧。

    这,这算什么安慰?

    亲吻,算哪国的安慰?左然究竟如何做到,若无其事地发个亲吻颜文字,而后又冷淡离开的?倒教自己不如如何回应。

    再再比如,十二月份圣诞节时,左然给何修懿发了一个红包,红包上面留言写着:。

    何修懿收了,发现是200块,于是也回发了左然一个,想都没想,便在金额下边方框之内输入:。

    万事如意、心想事成,似乎已经是固定搭配了,常年捆绑出现。

    没想,左然却未马上点开,而是回问何修懿道:

    何修懿:

    左然又说:

    “……”何修懿又呆了。不知道应该说“确定”,还是重发一个,并且承认祝福力度有限。

    可是,只是客套而已,一般人谁会认真呢?

    几秒种后,何修懿觉得将“确定”太过暧昧,于是又发,这回留言十分正统:。

    结果,左然并没有收那个“圣诞快乐”……而是将“心想事成”给拆了——一天之后,“圣诞快乐”中的二百被退回了何修懿的微信账户。

    ……

    至于此前每晚有的“晚安”语音,也是一天没落。

    只是这次分别,左然不再仅念“晚安”,而是会捎带着一些别的东西。有一阵子,何修懿的手机出了问题,总是听着听着突然中断,微信又不存在进度拖放功能,若想听到后面只能从头再来。于是,左然一条语音,何修懿经常要听上十遍左右,才终于能等到一次不出问题。何修懿感到很不可思议——他明明知道左然没有什么要紧事,有的时候只凭前面也能将整条的内容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可他还是不厌其烦一次次试,强迫症一般的,一定得将左然讲的每个字都听到不可。何修懿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从来没对谁的话那么上心——哦不,也不对,上一个能让他全神贯注听的,是母亲的主治医生,涉及生死,绝不是“剧组今天的菜,是可乐鸡翅、土豆牛肉、鸡蛋、豆角”这种无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