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家族》(十七)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家族》擒获了金狮的消息, 第一时间传回国内,新闻瞬间铺满全网,到处都是。

    何修懿很清楚, 虽然并没有得到威尼斯影帝, 但是这金狮奖,也足以让自己回归到影坛了——金狮奖的主演, 一共也没几个,演技已经得到了国内外认可,不大可能再去饰演男三男四了。自己这个“复出”,顺得令人惊讶。

    很快便有视频上网。各大娱乐网站接连放出新闻,其中几个视频中出现了左然站在楼梯侧面地上、直接将何修懿从台阶抱到地毯的画面,一时之间极为轰动。

    在许多评论中,何修懿看到了一些自己不大懂的东西, 比如:

    以及一些刺耳朵的:

    有记者采访了左然的经纪人, 他用与左然如出一辙的冷淡表情道:“何修懿上台前不小心崴了脚, 左然见他不大方便走路,伸手帮一下, 大家不要过度解读, 他们只是剧组伙伴。”

    左然一直以来十分冷淡, 与任何人都没什么交集。这次公然将何修懿从台阶上抱了下去, 让影迷们一下炸了一片, 纷纷表示实在难以相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平时越是冷淡的人,偶尔展现出温情的时候越是令人浮想联翩。

    何修懿怕尴尬,不敢与左然讲,默默地刷了下cp楼,居然看到面红耳赤——有自称是左然“铁粉”的人表示,左然曾经在访谈中表示自己最喜欢的演员是“何修懿”;那些家伙还说,也有一次,左然在首映上公开宣称最渴望合作的演员是“何修懿”。何修懿很清楚,左然很少接受采访,偶尔接受,回答也总是很“官方”,什么“谢谢”之类。

    ……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剧组一起吃了夜宵。

    李朝隐、周麟、何修懿、左然,被重点灌酒了。

    李朝隐的态度是比较克制的。作为“得益”最大的人,他先举杯,一饮而尽,再次感谢剧组所有工作人员,并且表示有缘再聚。

    至于周麟,态度比较疯癫。他不住地喝酒,也不听劝——敬了李朝隐一杯,敬了何修懿一杯,又敬了左然一杯,敬了解小溪一杯,甚至连游于诗,还有饰演宋至嫂子的人,也都没有放过。众人都知道周麟心情好——付出很多,总算得偿所愿。何修懿依然不喜欢周麟处世的方式,可他清楚,今天过后,更没人能成功地劝周麟改变什么了。

    除去庆祝之外,众人也终于得以轻松地聊天。

    主创团队将每个演员都八卦了下。

    有人好奇地问左然:“那个,左老师啊……听说你们公司给你的脸天价投保?只要稍有损伤,便能获赔两亿多元?”

    左然一边剥着一个大红螃蟹,一边似乎没有什么兴趣地答:“好像是吧,我没细问。”即使是剥螃蟹,动作依然优雅。

    “啧啧啧……”一桌子的人都盯着左然的脸,“两亿啊……”

    连何修懿都忍不住看了一看,觉得,这张脸还真是没有瑕疵。再一想到左然喜欢自己……心脏不受控地跳了几下。

    毫不关心的,只有左然一个人。他将那个螃蟹剥得能看见里边所有肉,而后用修长的手指递给旁边的何修懿:“我已经剥好了,你用叉子直接挑着吃吧。”

    “呃……”

    灯光师又问解小溪:“解老师,听说,您斥资5000万在法国买下了一个酒庄,是真的么?”

    “嗯,是从投资角度考虑的。”解小溪开了个玩笑,看了喝酒的周麟眼,“周大制可以去那喝几杯。”

    接着便轮到何修懿。何修懿刚复出,没有什么传言,因此李朝隐只是随口问了句:“修懿,今天过后,你有多少打算?”

    “我么?”何修懿说,“之前接了个男二号,要拍几个月戏,即将在宁夏开机了。”

    听见“宁夏开机”四字,左然虽然没有接话,但却闷闷地喝了一杯酒。

    李朝隐继续道:“有经纪公司么?”

    “还没。”何修懿说,“正在考虑当中。”

    左然突然快速地插了一句话:“先别。”

    “……?”几秒钟后,何修懿明白了左然的意思——既然左然要当编剧、导演、制片,自然不希望自己被经纪公司制约。

    “过几天谈一下。”

    “好……”

    李朝隐十分喜欢游于诗,似乎有点介意窦富瑙的事情,拿着酒杯,随口问道:“于诗,你好像也要续约了?”

    游于诗沉默了半晌,极力装作淡定地道:“李导演,周制片,我……正打算告诉大家一件事情。”

    “……?”

    “我……打算退圈了,不会续约。”

    听见这话,正在吃菜、喝酒、说说笑笑的人全停下了动作。

    游于诗继续道:“我用之前攒下的钱,盘下了一间咖啡厅。明年一月开始,便是生意人了……欢迎大家经常来我店里做客。”

    一时之间,尽是沉默。

    游于诗的状况所有人都知道。受伤以后去德国治了一年半,再回来时粉丝已经纷纷“爬墙”,并且,由于摔伤了脊柱的心理阴影,之后的几部戏表现都不算好,于是资源节节跌落,直到接男二都困难,围观群众纷纷为他打上“伤仲永”的标签。其实在最开始,黑导说“懒”那时,游于诗的公司便替他澄清了,然而转发不多——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何况当时网友们已经转而去追某明星的世纪大婚了,在这年代,没有什么新闻热度可以持续三天以上。后来的一些年,游于诗的公司,还有一些老粉,也常常与人讲当年事情真相,不过,游于诗已经无人问津了,话题是没可能再上得去的了。

    李朝隐还不知下部戏拍什么,无法为游于诗提供实际帮助,便只能在见到适合的角色时,向熟悉的导演推荐下游于诗,并在记者面前夸一夸他。然而其实,李朝隐扪心自问,也是觉得很难用游子扛票房——就如窦富瑙所说的,过气了,没有号召力。

    李朝隐自然不会制止游于诗,只是轻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游于诗又说道:“十分感谢《家族》,让我在离开时带着美好回忆。”

    “……”在场的人全都清楚,今年已经33岁的游于诗,看明白了未来,不打算再做困兽之斗了。

    大概是,聪明的做法。

    接下来的氛围陡然有些压抑,剧组里边的人都喝了不少酒,尤其是游于诗和他的经纪人。

    幸好游于诗宣布“退圈”时晚餐已经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大家大约只喝了半小时,李朝隐和周麟便回去睡觉了。两个老大离开,剩下的人便也纷纷散了。

    凌晨一点,何修懿最后喝了一杯酒,与左然一同回到了酒店。

    《家族》斩获大奖,左然喝了几杯,迷迷糊糊,半醉不醉,似乎比上次见“投资爸爸”时要清醒一些,不过又是不肯跟着其他人走,何修懿只得十分自觉地再次充当了“媳妇”的角色。这回左然走路依然笔直——除了脑袋,一切正常。

    在计程车上,何修懿刷了一下朋友圈。

    第一条,便是游子的。

    他发了一张《家族》全家福,配的文字写着:

    何修懿知道,在旁人眼睛里看来,游于诗绝不算“善始善终”。他从山巅落到崖低,用了多年,直到33岁,依然没能在这个给了他无尽的荣耀和无尽的耻辱的圈子中重新站起,只是在游子的心里,他依然保持着初心,勤勉、努力,直到最后一刻。

    何修懿又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微博。

    在满屏“《家族》擒狮”的喜庆的消息中,他发现游于诗的经纪人发了一条只有朋友圈可见的微博。

    也许是因为在这威尼斯的夜晚大家全都喝了不少酒,一个一个的文字中都透露着一些心底最深处的伤感。

    游于诗经纪人微博配了张图。

    是一张画,非常漂亮。

    一个白衣少年自群山山涧中打马而过。水花打湿了少年的衣衫,同样打湿了骏马的鬃毛,可人与马毫不在意,飞驰向了遥远、广阔的地方。整个画面,就像“游于诗”的名字一样,游于诗情画意。

    游于诗经纪人配上的文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