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教科书式的灭门之战

封七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楚休是杀人来了,不是跟楼那伽讲道理来了。

    慕白霜正在西楚那边帮他拦截着三清殿的人呢,这边可容不得他耽搁。

    无数道圣火大旗之上爆发出了一阵骇人的金色流光来,无根圣火的力量灼烧着虚空,封禁所有规则之力,一瞬间便已经让整个梵教处于火海之内。

    之前袁吉大师跟楚休吹嘘过许多次这圣火大阵的威能,现在看来,他这倒还真不是吹嘘,而是邀功。

    与此同时梵教之内,一朵七彩莲花已经绽放,生机、毁灭、造化等等力量在其中孕育着,流光洒落,抵抗着圣火大阵的威能。

    在那莲瓣坐着十多名武者在那里操控着阵法,最中央的赫然就是假扮成了吉新罗的心魔。

    以往梵教的阵法等东西都是由毗湿奴殿来操控的。

    毗湿奴殿被灭之后便只剩下了‘吉新罗’一个人,所以梵教便找来了一些人给他,让其重新组建一个小的毗湿奴殿的雏形出来。

    而现在的‘吉新罗’虽然还不是毗湿奴殿的殿主,不过这些人也是归他来掌管的。

    阵法对垒之下,整个梵教都爆发出了激烈流光来,遮掩虚空。

    魏书涯站在众人身后,并没有出手,而是开始指挥着一队队昆仑魔教的弟子从各个方位开始进攻。

    楚休站立在巅峰处,法天象地直接施展而出,一拳砸落,犹如憾山裂地!

    昆仑魔教的进攻手段让整个大罗天的武者都是心下骇然。

    虽然大罗天的宗门实力要比下界强得多,但这种灭门之战,他们却很少经历过,哪怕顶尖大派也是如此。

    像上次楚休跟天罗宝刹联手灭掉梵教一座神殿,已经是几千年来最大的一场战役了。

    而这一次昆仑魔教算是为了他们表演了一番,什么才叫真正的灭门之战。

    有条不紊的阵法开路,每一名武者都不是胡乱出手,而是在魏书涯的指挥下,有序的把自己每一分力量都发挥到最大的程度。

    昔日魏书涯年轻之时便参与过九天山正魔大战,之后数次正魔大战他都是参与者,论及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说是无人能及的,包括楚休都是如此。

    而作为整个昆仑魔教的最强者,楚休的作用也只有一点,那就是同样击溃对方的最强者,以巅峰硬撼巅峰!

    这种打法在大罗天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以往他们都是遇到了冲突便直接一拥而上的,哪里会像楚休这般,统御这么多的高手,指挥若定,简直犹如行军布阵一般。

    他昆仑魔教到底有过多少次的灭门经验,才会有现在这种成果?

    阎摩周身血茧环绕,随着他从那血茧当中走出来,自身已经从那干瘪的小老头,变成俊美阳刚的青年。

    漆黑色的灭世之火凝聚成了一柄长枪,一刺虚空被灼穿,一挑颤动整个天地,跟楚休那极致力量的一拳对撞,顿时震颤虚空,强大的力量轰然爆发而出。

    “楚休!我梵教又岂是你想灭便能灭的?今日我便让你有来无回!”

    其实现在这种情况反而是阎摩想要看到的。

    他可不是楼那伽,顾虑那么多,思前想后还要考虑那么多的后果。

    对于阎摩来说,他只想要战一个痛快,把楚休这厮一把灭世之火烧的飞灰湮灭!

    楼那伽的伤势其实还没有痊愈。

    但此时他也是冲出来,要跟阎摩一起围攻楚休。

    世人都以为做为梵教教主之下的第一人,梵天殿的掌教,楼那伽做事应该是无比大气的才对。

    实际上楼那伽却是最不择手段的那个。

    在原始魔窟内,他骗慕白霜和源神帮他拖延时间,自己却是趁机逃离,这才是真正的楼那伽。

    此时当着众多观战者的面,他可丝毫都不在意被人说是围攻什么的。

    都已经是灭门之战了,还管他什么围攻不围攻的。

    不过还没等他动手,无上天魔却是已经来到了他眼前。

    看到眼前的竟然是源神,楼那伽顿时一愣:“楚休竟然没杀你?”

    以楼那伽对于楚休的了解,此人行事手段异常的狠辣,想要在他手中存活可是难之又难的。

    无上天魔这时候却是狞笑了一声:“该死的小辈!你当初竟然还敢殴打本尊,还敢威胁本尊,今日本尊便教教你,什么叫做敬畏!”

    话音落下,无上天魔双臂结印,九条黑色魔龙在他脚下凝聚着,化作大阵,直接向着楼那伽汹涌而去!

    如今操控着源神的身躯,无上天魔的实力可以说是直线暴涨。

    其实源神的身躯有四个手臂,四臂结印才是最快的,但他还有些不习惯。

    看到无上天魔出手,楼那伽这才反应过来,源神已经死了,对方只不过是一个躯壳而已,里面装的竟然是无上天魔。

    这也让楼那伽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的话,他当初就应该把这家伙也给顺手给封禁了。

    况且当初楚休可也是威胁暴打了他一顿,这家伙怎么还投靠楚休了?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两个人都在心中暗骂着对方,同时也是激战了起来,一时之间倒也打的是平分秋色。

    楼那伽伤势未愈,无上天魔还有些不熟悉自己这幅身躯,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不在巅峰状态。

    而楚休那边,他跟阎摩打的是更加激烈。

    楚休跟八重天的武仙已经交手过数次了,其实他对于这个境界的武仙了解的也很多。

    上次他跟阎摩交手的时候虽然自己没有落败,但实际上在力量底蕴上却是已经落入了下风,继续交手可以说是必败无疑的。

    但这一次楚休携七重天的威势而来,三道本源加身,他的力量底蕴甚至要比爆发出了巅峰状态的阎摩更强一筹!

    无边的魔气在楚休周身汹涌着,一道道魔影盘绕在楚休的法天象地周围,随着他每一拳轰出,都发出了一声声尖锐的怒啸之声,侵蚀着周围的一切力量。

    湿婆殿的功法最为霸道酷烈,堪称是斗战极致。

    特别是进入了这种状态的阎摩简直堪称是半个战斗疯子,更是能够将力量给发挥到极致。

    无数灭世之火跟血丝开始凝聚着,在阎摩的身后凝聚出了一尊双面四臂的湿婆法相来。

    那湿婆法相四臂当中都拿着兵刃,有剑有枪有降魔杵,竟然还有一朵莲花。

    阎摩的身形融入法相当中,长剑斩落撕裂出了一道灭世之火组成的沟壑。

    长枪横扫,力撼山河。

    降魔杵轰然砸落,粉碎虚空。

    那莲花之上,更是有着无数黑色花瓣飘落,但仔细看去,竟然是点点的灭世之火。

    湿婆灭世相!

    这是湿婆殿的至强神通之一,几乎是将湿婆殿那毁灭一道的功法给发挥到了极致。

    湿婆灭世相跟楚休缭绕着万道魔影的法天象地相撞,顿时爆发出了极致的威能来。

    长枪撕裂了魔影,但却被法天象地一拳轰碎。

    降魔杵粉碎了法天象地的一臂,但却被另外一只手臂直接撕裂。

    两个法相类的神通在半空当中搏杀着,简直犹如两尊上古魔神在激烈的厮杀一般,虚空发出了阵阵颤抖之声,让人无比的骇然。

    下方观战的那些人眼中都是露出了凝重之色,特别是大罗天的武者,如同天罗宝刹和方道尘等人。

    阎摩有这种实力不奇怪,每一代湿婆殿的殿主都是战斗疯子,单纯论及厮杀中的战斗力,对方甚至是仅次于梵教教主的存在。

    但是楚休有这种战斗力却是堪称恐怖了。

    特别是他的力量底蕴。

    都已经到了武仙层次了,楚休他究竟是怎么晋升的如此迅速的?

    就算是靠着外物,楚休虽然境界提升的快,但他也应该力量不稳才对,为何这楚休的力量底蕴也如此的稳健,甚至能以七重天的修为压制着八重天的武仙?

    他们搞不懂,阎摩也搞不懂。

    只不过现在的阎摩已经处于半疯狂的状态,也想不到那么多了。

    法相对轰,两个人的身躯都已经是破破烂烂的,阎摩四臂上的武器已经全部碎裂,楚休的法天象地也是断了双臂,周围的魔影也全都寂灭。

    就在这时候,湿婆灭世相的头颅上忽然浮现出了第三目来,无尽的灭世之火在其中凝聚着,漆黑色的火焰灼烧着虚空,向着楚休猛然间爆射而来!

    此时楚休法天象地的额头上第三目也是浮现而出,阴阳本源之力所凝聚成的光柱轰然间爆发,跟对方的灭世之眼对撞!

    一声狂暴的巨响传来,方圆几十里的天空已经彻底看不到太阳了,全部都被无尽的灭世之火还有阴阳之力对撞所产生的混沌波纹所遮掩。

    湿婆灭世相碎裂,楚休的法天象地也随之碎裂。

    阎摩忽然将自己的上衣撕裂,他的上身赫然铭刻着一个个血色的诡异梵文。

    此时那些梵文亮起,将他整个人都渲染成了血红色。

    楚休的眼中也是战意暴涨,他已经很久都没打的这么痛快了。

    以往的对手,要么就是他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战胜的,要么就是他境界不如人家的。

    只有现在跟阎摩这一战让楚休有了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不过这时候楼那伽却是冲着阎摩大喊着:“白痴!别在外面打了,回防梵教!”